粤财司歌:《我的信仰》
您好,   | 我的帐户   | 安全退出
行业动态
首页>新闻资讯>行业动态

理财新规落地之后 银行资管投资模式转型向何处去

2018-10-16

9月28日,银保监会发布《商业银行理财业务监督管理办法》(以下简称“理财新规”)。结合之前发布的资管新规可以看出,监管层在投资管理、资金投向、集中度管理等多方面对银行理财投资端转型提出了更高的要求。


在刚性兑付机制下,银行理财产品发挥着银行存款替代功能,进而导致银行始终缺乏资管转型的根本动力。但随着资管领域政策环境、市场环境、行业环境的高速转变,相对单一的投资模式已成为银行资管进一步发展的桎梏,银行理财投资模式必须经历根本性的调整才能适应未来的大资管格局,进而带动银行整个资管转型进程的加速,为后续“财富管理+资产管理”的资管模式打下坚实基础。


多因素推动资管投资模式转型

  

记者注意到,在资管新规的基础上,理财新规针对银行理财特点作出了进一步的要求:一是缩短融资链条,为防止资金空转,延续理财产品不得投资本行或他行发行的理财产品的规定;二是强化穿透管理,要求银行充分披露底层资产信息,但理财产品投向公募证券投资基金可不再穿透至底层资产。


业内专家认为,资管新规与理财新规的相关监管要求共同构成了银行开展资管业务的监管基础,而相关监管要求则进一步凸显了银行资管投资转型的必要性与紧迫性。

投资管理方面,理财新规明令禁止具有滚动发行、集合运作、期限错配、分离定价特征的资金池业务。此外,针对多层嵌套,允许资产管理产品再投资一层资产管理产品,但所投资的资产管理产品不得再投资公募证券投资基金以外的资产管理产品。


资金投向方面,理财新规明确,公募理财虽可以投资非标,但是能投资的范围将有限。另外,也不得将资产管理产品资金直接投资于商业银行信贷资产。


“剧烈变化的内外部环境正共同作用,推动银行资管行业的投资管理模式转型。”普益标准副总经理付巍伟表示,“首先,监管机构对投资管理、资金投向、资产集中度等多方面的统一要求,让银行资管投资管理模式转型有着现实的必要性与紧迫性;其次,未来理财子公司政策红利的释放,将为银行理财投资模式升级提供动力;再次,财富管理市场需求侧与供给侧环境的变化,将促使银行资管由传统被动投资向主动管理模式转型;最后,传统银行理财主要竞争对手是银行同业,而过渡期之后,银行资管将直面大资管行业的强劲竞争,这也是银行资管行业需要深度思考的一个课题。”


投资者需求日渐多元化


随着我国金融体系的逐步完善,投资市场需求呈多元化发展。从资金面分析,一方面,2017年全国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25974元,较2013年增长42%,增势明显;另一方面,2017年居民储蓄率仅7.7%,较2010年下降8.3个百分点,降幅明显,居民储蓄存款进一步流向银行理财、信托、基金、私募等大资管领域。


基于收入与储蓄的一增一减可探知,投资者的投资需求正逐渐从单一向多元化转型,选择范围的拓展进一步要求各类资管机构实行差异化竞争,并基于投资能力的提升以获取市场化竞争优势。


在竞争激烈且多变的市场环境中,银行资管的竞争范围已拓展至整个资管市场。截至2018年二季度,银行资管规模29.09万亿元,占全市场资产管理总规模的23.82%,较上年同期略降;信托规模占比回升至19.87%;公募基金、私募基金规模占比分别同比上升1.92个和2.36个百分点。


“随着资管新规的统一监管标准,银行资管除受到监管规定本身的冲击外,其他相关资管机构的发展也将会不断冲击银行资管的市场份额,银行需主动寻求突破,由传统被动资管模式向新兴资管模式升级。”付巍伟认为。


除此之外,伴随监管要求的刚性兑付打破,银行理财产品的竞争力差异将拓展至收益、风险、流动性等多个维度。理财专家表示,为适应多维度的竞争环境,银行资管必须加快构建新的投资管理体系,从原来价格战竞争的泥淖中抽身,全方位地满足客户需求和取得市场竞争优势。

  

四大方面探索转型路径


“面对挑战,银行资管需从四大方面探索转型路径:一是投资理念需由同质转向差异化;二是投资范围需从单一转向多元化;三是投资策略需从持有转向‘持有+交易’;四是投资关系需从‘供给定需求’转向‘需求定供给’。”付巍伟告诉记者。


转型方向明确后,银行资管需着力推动投资模式升级和投研能力建设,通过投研能力及人才团队建设增强自主投资能力,同时加快信息系统建设,支撑投资业务发展,为“财富管理+资产管理”业务模式的构建提供支撑,实现“自主投资能力提升+外部合作模式合理运用”的双突破。


付巍伟认为,自主投研能力建设方面,首先,银行可设置宏观环境及政策研究岗位,借助宏观经济指标及大类资产配置决策分析框架,研判适合我国实际的宏观环境分析模型;其次,在宏观研判的基础上,推动大类资产配置模式的发展,并增强行业投资策略的储备以应对市场环境的变化,进而避免错失投资机会;再次,加强风险管理,重视资产评审,优化并形成主客观相结合的信评体系,全面提升自主信用风险管理能力。


自营投资与外部合作结合方面,银行资管投资范围向全市场覆盖的方向已明晰,但诸多银行投研团队建设尚弱,仅依靠自身投研实力实现业务扩张周期过长,因此,借助外部机构力量,达成自主投资与主动委外相结合的投资模式或成为主流。对于委外业务,银行需转变思路,变被动为主动,更多参与事前判断及投后管理评价。


“在降本增效大战略框架下,银行资管要实现投资模式的大转型,信息系统建设与改造必不可少。系统优化方面应遵循由前至后的逻辑,即基于销售、产品、投资、风控四大逻辑,逐步完善核心账户系统、理财产品销售系统、客户管理系统、客户信息系统、外部市场交易系统、资产管理核心业务系统、决策分析系统、托管银行系统、信息风险管理系统、项目与风险管理系统等各类IT系统,进而实现对资管业务的高效支撑。”付巍伟表示。


作者:孟扬

来源:金融时报